证券时报:央行定向降准对楼市影响中性
二坪绥西新闻网
您所在的位置:二坪绥西新闻网>游戏>淘金娱乐场|如果没工可打,那还叫什么打工旅行?

淘金娱乐场|如果没工可打,那还叫什么打工旅行?

 ( 2020-01-10 17:46:12   )

淘金娱乐场|如果没工可打,那还叫什么打工旅行?

淘金娱乐场,【导语】不写枯燥攻略,只给你旅行灵感。欢迎关注“liu小顺”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将持续提供最独特的环球旅行故事!

-"过去时"第五季:新西兰打工旅行-

【前文回顾】

过去时527|一个人的旅行变成两个人的旅行,你来不来看我?

【今日正文】

28、如果没工可打,那还叫什么打工旅行?

我在新西兰基督城委托找工作的中介公司依然没有消息,跟我同屋的德国小伙max走了,帮我找工作的法国小伙子diedrik也走了,没多久荷兰姑娘anu也走了,客栈里熟悉的人越来越少,天气也越来越冷,奇怪的老人们每天做着重复的事,我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呆在基督城,似乎只是无聊地在打发时间而已。

再继续打发时间开始让我有了强烈的罪恶感,我粗略计算了一下,我需要攒下1000纽币才足够和露露旅行,而这至少需要我工作一个月。

眼看5月将近,我的焦躁情绪越来越强烈,做什么都心不在焉,一心只想着找工作,随便什么工作都行,我去了安娜的饼干工厂填表,让小慧帮我打听她的海鲜工厂还需不需要招人,可是都没回音。

我到图书馆胡乱做了一份简单的英文简历,打印了十几份去街上乱发,见到开门的店面愿意收我简历的,我都会塞一份进去,可是当别人粗略地浏览一遍简历之后问我:“你会做咖啡吗?”或者“你做过服务生吗?”或者“你会卷寿司吗?”我都只能一律哭丧着脸回答“不会”,这让我感觉自己好无能,真后悔年轻时没去北方汽修学校、蓝翔职业技术学校、新东方厨师学校等中国“知名学府”进修一下。

“啊!你还是硕士呢?”每当小店老板看到我简历上的学历一栏时,都会瞪大眼睛惊讶地问我一句,我只能尴尬地点点头,泪奔状离开,怎么办?我突然好没自信,如果我是小店老板,都不会招聘我自己。

“我找不到工作了,怎么办?”我打电话给露露,想求点安慰。

“怎么会找不到呢?多找找啊。”露露轻描淡写地回应,然后很快转换了话题,“哎,新西兰现在有多冷?还可以穿裙子吗?”

“穿不了了。”尽管我知道露露帮不上什么忙,但我总希望她能表现出一点关心的样子,哪怕只是说几句没什么作用的好话也行啊,可露露依然还是那个露露,那个关心自己最多的露露,她不会尝试帮别人解决问题,我的问题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

后来,我和露露的话题开始围绕她能不能在新西兰穿裙子这件事上进行下去,她聊得很开心,我也在笑,但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没关系,你投了那么多简历出去,肯定有机会的,明天就会有人叫你去面试了。”好在我从安娜那得到了安慰,还是一起打工旅行的同伴对这样的焦虑感同身受。到了“明天”依然没消息,安娜又改口说:“哎呀,不着急,老板总要考虑一下的嘛,本周之内肯定有面试。”结果“本周之内”还是没消息,连安娜灰心了,只能大概安慰说:“哎呀,肯定会有面试的。”也不敢说具体时间了。

我好沮丧,难道只能注定做无业游民了?我甚至做好心理准备,如果等到露露来新西兰时我依旧没找到工作,或者存款不够用的话,就把我存在国内基金里本来坚决不打算动用的最后一笔钱取出来,倒也不至于走投无路。

如果没工可打,那还叫什么打工旅行?

新西兰打工旅行的工作通常分两种,一种是室内工作,一种是户外工作,室内通常是在工厂或者小店,户外则在农场或者果园。

大城市里室内工作比较多,而小镇里的户外工作则比较多,所以我在基督城这个新西兰第二大城市找的大部分是室内工作,也是大多数打工旅行者最愿意做的,不像户外工作风吹日晒,况且冬天越来越近,气候愈发恶劣,户外工作难度更大,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大家通常都不愿去做。

像安娜和小慧来新西兰那么久,都没有正儿八经做过户外工作,只有安娜摘过几天蓝莓,据说还是最简单的户外工作之一,她都只做了几天,就因为速度太慢被老板开除,于是户外工作的艰辛被大家口口相传,几乎成了下下之选。

正因为户外工作的性质,新西兰本地人都不愿去做,大量的职位空缺就留给了打工旅行者,本来新西兰吸引全世界打工旅行者的主要目的就是填补劳动力不足的空缺。

对于农场和果园占据半壁江山的这个小岛国而言,最大的人力空缺就是户外工作。相对来说,户外工作比较容易找到,很快就能上工,工作时间灵活,随来随走,可长期可短期,也更符合打工旅行者变化莫测的行程,除了比较辛苦之外,似乎没什么不好。

眼看又过了一星期,距离露露来新西兰真的只剩一个月了,我顾不得什么室内工作、户外工作,只要人能做的工作,我没资格去挑三拣四了。

终于有一天早上,我正在清洁卫生间,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中介公司发来的,终于有活了!他们说有一份拆房子的工作要人,问我愿不愿意去做。

我心想,靠!拆房子?那不就是建筑工人吗?那么长时间没消息,给我提供的第一份工作居然是拆房子,这是在影射我们伟大祖国吗?可是,按照我当时烦躁而又愤怒的心情,拆拆房子发泄一下倒也是不错的选择。我很快就打电话回去说我愿意做,忠心耿耿得简直足以感动新西兰。

然而,这份工作最后我依然没得到,因为我没车。

基督城的工作希望变得异常渺茫,我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真有种族歧视?凭什么所有欧美人都说工作好找,而我却恰恰相反呢?我不比欧美人矮,也不比欧美人瘦,除了种族歧视我甚至找不到更合适的理由。

“怎么办?航空公司还没给我出票,你说我要不要先去办新西兰签证啊?”露露打电话问我,她的机票出问题后,一直在跟航空公司交涉,航空公司承诺尽快帮她出票,可过了那么长时间,这个问题依然悬而未决,也让露露的新西兰之行充满了变数。

“怎么还没出票?”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们会不会最后直接把钱退给你,就不出票了?”

“啊?不会吧?”露露大叫。

“你再催催看,有确切消息了告诉我。”我敦促道,尽管心理上我很想和露露一同在新西兰旅行,可理智上又觉得如果我自己在新西兰都处于勉强挣扎在生存边缘的状态,又怎样给露露一次舒心的旅行呢?如果旅行需要考虑那么多现实的问题,这趟旅行还有没有实现的意义?

如果最后能出票,露露能来也好,如果最后不能出票,露露不能来也好,对我而言,变成了一件听天由命的事情。

“我到新西兰怎么找你?”露露又问。

“我考虑了一下,皇后镇你肯定是要去的,对不对?”我回答。

“皇后镇是什么?”典型的露露式问题,她在旅行中除了操心她的花裙子,其他都无所谓,去年我和她一起在菲律宾旅行时就看出来了,所以听到她这样的问题我一点都不惊讶。

“皇后镇是新西兰最著名的旅游城市,你有时间去做做功课吧,别来了之后什么都不知道。反正皇后镇在南岛,位于基督城的南边,你到时候可以从奥克兰直接再飞到基督城来找我,我们一起玩到皇后镇,然后我再送你回奥克兰。”我耐心地向露露解释了一遍,可这显然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听得她云里雾里,不知所以。

“啊?你的意思是,让我一个人从奥克兰飞到你那个什么什么……”露露急了,语速加快了许多。

“基督城。”我接过她的话,直到现在她居然连我所在的城市名字都记不住,我至少已经跟她说过十遍以上。

“哦,对对,基督城。”露露继续,“基督城离奥克兰远不远啊?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国哦,我还要一个人在新西兰坐飞机吗?我英语也不好……”

“可是,我现在在南岛,如果我飞去奥克兰,再从奥克兰飞回南岛,不是太折腾了吗?”我向露露解释。

“哦,这样啊,好吧,那你到时候告诉我在哪里买票,怎么在新西兰坐飞机。”尽管露露这么说了,但我能感觉到她心中的不悦,多少有些责怪我的意思。

后来,我查了一下新西兰国内机票,露露飞到奥克兰的时间是下午6点,留出至少2小时转机的话,也就是说露露只能坐晚上8点以后的飞机来基督城,可那时候的机票只有最贵的新西兰航空,比最便宜的捷星航空贵了三倍,飞到基督城也是半夜,诸事不便,恐怕露露得在奥克兰过一夜,等第二天再飞来南岛是比较合适的选择。

然而,露露这是第一次独自出国,连新西兰国内的飞机都不敢坐,如果让她再一个人到奥克兰留宿一夜的话,岂不要她的命吗?以露露那种不操心的性格,我真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所以,又过了两天,当基督城的工作机会变得非常渺茫,我开始考虑回北岛找工作,然后到奥克兰机场接露露的可能性了。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旅行故事】

关注"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并回复关键词【目录】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

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

人生不需要太顺,小顺就好。

阿荣门户网站

 

瑞士有一群学过中医的欧洲人